两年前的今天(2018年3月26日),原油期货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下称上期能源)正式上市,开启中国期货市场国际化新征程。

  两年后的今天,原油期货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日盘成交量突破20万手,持仓总量突破10万手,两年累计成交金额近30万亿元,总开户数突破10万,境外客户分布五大洲19个国家和地区。


  美国期货业协会(FIA)统计,上海原油期货已成为规模仅次于WTI和Brent原油期货的第三大原油期货。

  上期能源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5日,原油期货累计成交量6568.31万手(单边,下同),累计成交金额29.88万亿元。其中,2019年全年成交量3464.44万手,同比增长约31%;成交金额15.48万亿元,同比增长约22%。

  当前国际油价跌宕起伏之际,上海原油期货成为了产业企业的避风港,成交、持仓都进一步放量,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得到显著提高。

  3月11日,上海原油期货日盘成交量突破20万手,达到23.77万手,在亚洲时段交易量与WTI与Brent市场相当。

  3月12日,上海原油期货持仓总量突破10万手。3月24日,该数据更新为11.8万手,创原油期货上市以来新高。

  难能可贵的是,通过做市交易机制和市场培育,上海原油期货打破了我国商品期货市场普遍存在仅1月、5月、9月合约活跃的现象,已成功实现逐月连续轮转、近月合约全面活跃的良好局面。这对市场参与者意义重大:企业实现套期保值策略更加容易,市场发展与企业参与形成良性互动,为越来越多的投资者接受使用上海原油期货价格奠定了坚实基础。

  “价格代表性方面,上海原油期货已基本能够代表中国甚至亚太区的原油供需变化,特别是在最近,上海原油价格走势体现了投资者对中国未来经济看好的信心,甚至可以说是引领并安抚全球油气行业的锚。”国泰君安期货原油研究总监王笑对上证报记者表示。

  作为国内最大的原油生产商和主要原油进口商,中石油集团一直积极参与上海原油期货。该集团相关人士也表示,在与国际原油期货保持密切相关性的同时,上海原油期货能比较及时地反映中国进口原油市场的供需,并为中国参与者进行综合保值提供了手段。价格相对实货市场高度有效,期现联动顺畅,在亚洲交易时间对国际市场的影响日益明显。

  境外客户参与度提升

  作为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上海原油期货的投资者结构一直备受关注。

  上证报记者从上期能源获悉,截至2019年底,上海原油期货总开户数突破10万,其中境外客户同比增长120%,分布在五大洲19个国家和地区,日均交易量、日均持仓量占比约15%、20%。同时,原油期货已备案境外中介达56家,境外客户参与的渠道也得到进一步拓宽。其中,一般法人日均交易量、日均持仓量占比约25%、30%,同比增长约60%、50%。特殊法人日均交易量、日均持仓量占比约10%、30%,同比增长约30%、150%。实体企业和金融投资机构越来越重视原油期货在风险管理和资产配置中的作用。

  美国大宗商品贸易商复瑞渤集团相关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目前,复瑞渤集团和海外公司在中国期货市场的交易已覆盖原油、燃料油、金属、黑色系及农产品合约。”

  他认为,上海原油期货上市的两年是中国和亚太地区石油炼力大发展的两年,从中东到马来西亚,从文莱到中国,新炼厂的启动带来了各方面对亚洲价格保值的进一步需求。“许多源于亚洲的石油市场波动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这个亚洲时段流动性最好的原油期货市场得以释放,上海原油期货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波动中不断发挥重要功能。”

  市场呼吁完善石油衍生品市场体系

  在王笑看来,中国原油期货为市场树立了一个价格风向标,这意味着原油期货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能源安全及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

  成功上市、平稳运行,中国原油期货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使命。不过,受访人士普遍认为,承载着为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探路、为中国石油行业改革探路的历史使命,原油期货的未来更值得期待。

  “随着国内原油期货市场参与门槛的逐步降低,开放性的加强,品种的丰富,原油期货流动性将显著增加,成为全球石油市场的晴雨表。”中石油相关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说。

  山东京博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期货部总经理刘勇也表示,建议交易所在未来进一步提升原油期货各合约的连续性,增加原油期货交割仓库,完善可交割油种,促进原油期货更好地为实体企业服务。

  “建议尽快推出原油期权和成品油期货,完善国内石油衍生品市场体系,为实体企业提供更多更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刘勇呼吁。

  上期能源相关人士表示,下一步,上期能源将进一步完善交易规则制度,改进运行机制,优化投资者结构,提高其在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中的使用效率,不断提升功能发挥水平,深化市场服务,以更好地满足产业需求,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提高国际影响力。